Z&D的屋子

文字记录生活

Hey there! Thanks for dropping by Theme Preview! Take a look around
and grab the RSS feed to stay updated. See you around!

Posts Tagged ‘法学院’

【编者按】这是一个朋友写的小说,因为他没有博客,所以暂且托我发在这里,呵呵。 在法学院的最后一年,我的日子过得简单且平静。 通常的下午都是一个人捧着书,在六边形图书馆的三楼拐角处–正好能射进午后阳光的那个角落慢慢的读。透过明亮的阳光,隐约可以看见远处的蓝天和山坡,周围空旷的让人觉得很舒服。 这是我们学校所在小镇一年当中最好的时光,不单是天气,与在市区繁华地带的学校比,这里天然的优势就在于恰到好处的距离,既不会让人觉得过分偏远,但又刻意跟热闹保持一点距离,正好给读书的人减少一点浮躁。 又是下午三点半,照例到这个时候,图书馆的外面会变得更热闹起来。今天也热闹,不过确实另外一番景象。在图书馆侧面的小路上,照例是充满惊喜和趣味的旧书市场。说是卖也好,说来买也罢,这跟真正的书店生意完全不同。法学类的书照例是大头,一摞摞的横在路边,偶尔会有叶子落在上面,卖书的人也多半不会去管,而是自顾自的翻着书等候买主。 记得刚上大一的时候,特意路过这里来看热闹,虽然当时没有几本能看懂,却本能地喜欢上法律这神奇的学问,巴不得自己能多买几本把床头的书架塞满。还记得当时卖书的一位师姐,以及其优惠的价格把一本几乎全新的书转让给我,还不忘嘱咐说书和人也有缘分的,半买半送之间更提醒我要珍惜这份缘分。是的,我还记得,那暗绿色的封皮,摸上去就很有亲切感,也许,真的有她说的那种缘分存在吧?至少,三年多过去了,在这个角落,我还能依稀记得当时的情景,仿佛那本书还在地上静静的召唤我,提醒我缘分的奇妙。 急切的铃声又开始了,周六的图书馆是会早关闭一个小时的,差不多又到了该回去的时间了,低头才发现这本书依然没能看完,可这又是没法带出去的新书,才懊悔自己刚才想的太出神了,太专注于欣赏窗外的风景,却忘记了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没办法,我们马上就闭馆了”,图书管理员阿姨永远都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不行,我们没法给你保留,只能重新放回架子上去”,她继续面无表情,“是的,没有办法。” “不行,这本书对我很重要,我必须靠它完成我的工作”,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带着书跑出图书馆的大门。可想而知的就是警报器在想起,提醒正在静静思考的人们有人带着书走了出来。照旧是被图书管理员在后面喊着和追着,照旧是被周围人挡着盯着,我脚下去像踩在烂泥上,动弹不得也毫无力气…… 又一次醒来,差不多的时候,更昨天一样。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是那本暗绿色封皮的书,此刻就在我能看到的书架上,变成了精灵一次又一次走入我的梦里,让我无法入睡,或者在入睡后如此般醒过来。不过今晚的梦境还真不错,不像前几次那样只有冷冰冰的追逐和逃跑,在这些之外,开始有温暖的图书馆和空旷的山。 五分钟过去了,我开始清醒了,才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是多么的荒诞不经,太过文艺。那个梦里倒有一点是真:我需要完成一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