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的屋子

文字记录生活

Hey there! Thanks for dropping by Theme Preview! Take a look around
and grab the RSS feed to stay updated. See you around!

Posts Tagged ‘北京之北 小说’

北京之北(2)作者keetica

(二)
既然无心睡眠,不如早点起来干活吧。我提醒自己充分利用时间,脚趾却贪图享受被窝里最后一丝温暖。
这是在这个陌生城市的第八天,在客户的工厂里审阅资料和寻找问题。工作不到一年,这样的任务大大小小也有几次,可这次却感觉最难熬。来的路上飞机加汽车长途颠簸不说,在这个小小县城却大大工厂的地方,所谓的当地最好的三星级宾馆却连空调系统都不能正常运转,无论开到多大,除了噪音外没有一丝多余热气。我暗自后悔当时接下这么一个活,更担心的是,团队中其他的同事都很忙,段时间内显然不会有人过来帮我,也更意味着段时间内我没法离开这里。
昨夜洗澡踩湿的拖鞋依然冰冷,踏上去让人不禁让人清醒许多。白天访谈收集到的信息还没来得及处理,不如趁着还有一些印象把这些东西处理了吧。我打开电脑,打算看白天的文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电脑也开始讨厌这个地方,它居然也开始罢工起来,白天准备好的文件怎么也打不开,却反复弹出要我恢复上次未保存的文件,没办法,为了避免它彻底罢工,我只能从了它了。大约五秒后,暗灰色的背景上弹出白色的正文。原来是我搞错了,我刚才试图打开的并不是白天准备的文件,而是我中午无聊时敲打却匆忙关闭的文字:
为什么这次的项目里没有他呢?他怎么一直都不在msn上呢……
我开始为自己的花痴行为感到羞愧,脸似乎也红的热了起来,感觉不那么冷了。是的,在这么夜深人静的夜晚,msn上都会有谁呢?
我下意识的单击msn的登录图标,才发现那小绿人和小蓝人一前一后的绕着,突然觉得他们原来都是男的,面对着对方,似乎要抱在一起。来不及我多想,msn就登录上去了。我习惯性的拉到同事的一栏,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时候除非加班或者失眠,又有谁会出现在上面呢,恐怕只有我这种两者都占了的无聊人才会吧。
既然没人,那咱就专心工作吧,要找的文件没出问题,顺利的打开,我仔细的看了起来。要说这破工厂的管理真是混乱,在提供给我的文件当中,永远都夹杂着无休止的财务文件,一会是报销表格,一会是工资汇总,但我需要的法律文件却没有几个能完整无误的提供给我,审计那边会不会也有这种感觉呢,也许他们拿到的反倒是法律文件更多吧。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文件也看了大半,心里涌起小小的成就感,脚底下也不觉得那么凉了,才发现湿冷的拖鞋已被咱童男的足底火炉给烤干了,顿时觉得周围也没好起来,只是窗外依然是密不透风的黑,孤单寂寞的感觉总也挥之不去。一阵困意袭来,不早了,关机睡吧,明天还要一大早去车间给工人做访谈。就在我要关机前的几秒,忽然屏幕下方的任务栏闪出了一点红,而且更让我惊喜的事,居然是那个我再熟悉在挂机不过的名字。因为msn挂了忙碌,还看不到他说了什么,但光这个名字在这个时候跟我说话,就足够我兴奋的了。刚刚捡起来的睡意变成了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嗖的一下钻进我心里,我顿时清醒了许多。这么晚,他居然在,我不是做梦吧?难道刚才的梦还没醒,我在梦里还在干活?算了,先甭管那么多,点开看看他说啥再说,要再没反应,人家该以为我下了,岂不空欢喜?不对,我都上了这么久了?他怎么刚发现我在,难道他也是刚上的?这么晚,他上来干什么呢?为什么主动跟我说话呢?
在十秒内设想了无数种可能后,我点开了那个对话框,映入我眼帘的居然是那再熟悉不过的套路:hey, see my photo at:$%^&&*$%$.net…… 靠,原来是丫msn中毒了,发这么个东西给我,而他其实根本没上线。
我不禁哑然失笑,看你的照片还需要点这个链接吗?爷电脑里就有,下午还一度想周围没其他同事把你设定为桌面背景呢?嗯,难道是这小子托病毒之口模仿病毒的语气试探我,看看我到底会不会点?显然,我又一次想多了,这的确是病毒干的。唉,小兔子消失了,变成大块的冰,心里凉半截。
洗洗睡吧,我无奈的关了电脑。钻进冰冷的被窝,困意再次来袭。我多么希望,第二天早上一起来,我能够回忆起足够的美梦,梦里他向我走来,带着那熟悉的微笑,就像第一次看见他一样,露出洁白的牙齿,甚至他抱起我,把我拥入怀里,梦里的我们纠缠在一起,就像天涯一路同行许多小说描述的那样,我要么在潮湿的梦里惊醒,要么就幸福的花痴一夜。可都没有,我根本就没梦到他,或者说他根本没到我的梦里来,梦里依旧都是工厂,工厂里有很多文件。
早上,灰暗的太阳照进来,我看看表,我靠,还有5分钟就7点60了,顾不得那么多了,带上电脑,出门!

(二)既然无心睡眠,不如早点起来干活吧。我提醒自己充分利用时间,脚趾却贪图享受被窝里最后一丝温暖。这是在这个陌生城市的第八天,在客户的工厂里审阅资料和寻找问题。工作不到一年,这样的任务大大小小也有几次,可这次却感觉最难熬。来的路上飞机加汽车长途颠簸不说,在这个小小县城却大大工厂的地方,所谓的当地最好的三星级宾馆却连空调系统都不能正常运转,无论开到多大,除了噪音外没有一丝多余热气。我暗自后悔当时接下这么一个活,更担心的是,团队中其他的同事都很忙,段时间内显然不会有人过来帮我,也更意味着段时间内我没法离开这里。昨夜洗澡踩湿的拖鞋依然冰冷,踏上去让人不禁让人清醒许多。白天访谈收集到的信息还没来得及处理,不如趁着还有一些印象把这些东西处理了吧。我打开电脑,打算看白天的文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电脑也开始讨厌这个地方,它居然也开始罢工起来,白天准备好的文件怎么也打不开,却反复弹出要我恢复上次未保存的文件,没办法,为了避免它彻底罢工,我只能从了它了。大约五秒后,暗灰色的背景上弹出白色的正文。原来是我搞错了,我刚才试图打开的并不是白天准备的文件,而是我中午无聊时敲打却匆忙关闭的文字:为什么这次的项目里没有他呢?他怎么一直都不在msn上呢……我开始为自己的花痴行为感到羞愧,脸似乎也红的热了起来,感觉不那么冷了。是的,在这么夜深人静的夜晚,msn上都会有谁呢?我下意识的单击msn的登录图标,才发现那小绿人和小蓝人一前一后的绕着,突然觉得他们原来都是男的,面对着对方,似乎要抱在一起。来不及我多想,msn就登录上去了。我习惯性的拉到同事的一栏,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时候除非加班或者失眠,又有谁会出现在上面呢,恐怕只有我这种两者都占了的无聊人才会吧。既然没人,那咱就专心工作吧,要找的文件没出问题,顺利的打开,我仔细的看了起来。要说这破工厂的管理真是混乱,在提供给我的文件当中,永远都夹杂着无休止的财务文件,一会是报销表格,一会是工资汇总,但我需要的法律文件却没有几个能完整无误的提供给我,审计那边会不会也有这种感觉呢,也许他们拿到的反倒是法律文件更多吧。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文件也看了大半,心里涌起小小的成就感,脚底下也不觉得那么凉了,才发现湿冷的拖鞋已被咱童男的足底火炉给烤干了,顿时觉得周围也没好起来,只是窗外依然是密不透风的黑,孤单寂寞的感觉总也挥之不去。一阵困意袭来,不早了,关机睡吧,明天还要一大早去车间给工人做访谈。就在我要关机前的几秒,忽然屏幕下方的任务栏闪出了一点红,而且更让我惊喜的事,居然是那个我再熟悉在挂机不过的名字。因为msn挂了忙碌,还看不到他说了什么,但光这个名字在这个时候跟我说话,就足够我兴奋的了。刚刚捡起来的睡意变成了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嗖的一下钻进我心里,我顿时清醒了许多。这么晚,他居然在,我不是做梦吧?难道刚才的梦还没醒,我在梦里还在干活?算了,先甭管那么多,点开看看他说啥再说,要再没反应,人家该以为我下了,岂不空欢喜?不对,我都上了这么久了?他怎么刚发现我在,难道他也是刚上的?这么晚,他上来干什么呢?为什么主动跟我说话呢?在十秒内设想了无数种可能后,我点开了那个对话框,映入我眼帘的居然是那再熟悉不过的套路:hey, see my photo at:$%^&&*$%$.net…… 靠,原来是丫msn中毒了,发这么个东西给我,而他其实根本没上线。我不禁哑然失笑,看你的照片还需要点这个链接吗?爷电脑里就有,下午还一度想周围没其他同事把你设定为桌面背景呢?嗯,难道是这小子托病毒之口模仿病毒的语气试探我,看看我到底会不会点?显然,我又一次想多了,这的确是病毒干的。唉,小兔子消失了,变成大块的冰,心里凉半截。洗洗睡吧,我无奈的关了电脑。钻进冰冷的被窝,困意再次来袭。我多么希望,第二天早上一起来,我能够回忆起足够的美梦,梦里他向我走来,带着那熟悉的微笑,就像第一次看见他一样,露出洁白的牙齿,甚至他抱起我,把我拥入怀里,梦里的我们纠缠在一起,就像天涯一路同行许多小说描述的那样,我要么在潮湿的梦里惊醒,要么就幸福的花痴一夜。可都没有,我根本就没梦到他,或者说他根本没到我的梦里来,梦里依旧都是工厂,工厂里有很多文件。早上,灰暗的太阳照进来,我看看表,我靠,还有5分钟就7点60了,顾不得那么多了,带上电脑,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