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的屋子

文字记录生活

Hey there! Thanks for dropping by Theme Preview! Take a look around
and grab the RSS feed to stay updated. See you around!

Posts Tagged ‘初八’

初八

“你和那个XX联系了吗”?

因为鼻炎犯了,我一天头闷闷晕乎乎的,称病在家。昏睡了一个下午,刚走出租住的小区到马路上,就接到姐姐质问的电话。

我说:“噢,还没有联系呢……”。

“你怎么这么懒啊,你多跟人家联系联系,不要平时不联系,到时候找人家帮忙。再说了,你多和他联系,他所在的单位那么好,说不定能给你介绍进去……”。姐姐电话里说。

我在电话里没话说。

这个XX是我们当地的,其实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应该比我低一级的。但是因为他家里在北京有关系有门路,虽然大学只是一般的大学,专业也一般,但现在在北京一家国家垄断的公司上班,有了房子,结了婚,车不知道有没有。至于姐姐为什么要提他,是因为姐夫的姐夫是XX的叔叔,汗,这么拐弯的关系,我都觉得汗颜,但是他们认为既然都是在北京,那就要多联系,有可能利用关系改变一下。

我觉得我从小就不喜欢关系这个词,不知道是受到谁都影响,也许是胎里带来的吧。要说受影响,应该是父亲。父亲在活着的时候,我记得经常和母亲吵架,大多是母亲数落父亲有不少做了官或者有了权力的同学,但都不怎么联系,也不怎么去求办事。中国的社会就是一个讲关系的社会,这是很现实的存在。虽然我很憎恶关系,但是若是关系能帮上忙的话,也会搭上一把顺风的。

在我没有开始工作前,我在家里和亲戚们形象里是成功的,靠着自己的学习,也没有找什么关系和后门,从小学走到大学,直到最后找到工作开始工作。但是现在,我在他们的心目中是失败的,是一个工作很一般,或者是失败的,不会拉关系,没啥前途门路,还没有结婚,也买不起房子的loser。虽然家里世代务农,但家人还希望通过各种曲曲弯弯的关系希望能借一把力爬上去。对于这样,有时候又不忍伤害他们的热心,但有时又很恶心,性格的注定让你不可能是一个善于联络长袖善舞,借力上升到人,于是乎,狼狈地逃跑或者有时候曲意为之,只当是吞了一只苍蝇。

姐姐对我的态度很不满意,在电话里数落了我。我也很生气,我说,我就不愿意联系,觉得没什么好联系的。又不是同学,就是在老乡会上见上一面。也没啥兴趣爱好。北京这么大,平时大家各自生活各自的,你要是刻意去见人家,找人家联系,说不定还给人家带来麻烦。我就是这样的心理和想法,不想麻烦他人,大家都顺兴而为,多好,为什么要刻意的联系……

我也不知道我最后说了些什么,总之,我是那么地倔犟和执拗,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不想去曲意。唉。姐姐说,在电话听到我的叹气声都觉得我在北京很可怜,是嘛?过年后来北京,让我带了好多东西,吃的东西,好像北京是一个蛮荒的地方,什么都没有一样。可能在父母的眼里,一个人在北京生活,无人照顾,挣那么一点钱,的确是可怜的。可怜的人不自觉可怜,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我鼻子嗅不到,舌上有很厚很黄的舌苔,我感觉逐渐迟钝,觉得这个社会很不真实,尤其是2010年春节过完后。

今日凌晨5点的时候醒来,开灯,不亮,以为灯坏了。开电脑,依然不亮。看来是停电了,拉开窗帘,发现对面楼上也一片黑暗,是真地停电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北京被XX了?上完厕所马桶里冲水的声音让我知道这不是梦境。

应该是我病了,不只是躯体,还有脑袋,抑或是这个社会病态很久了,我现在才开始病,和它一起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