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的屋子

文字记录生活

Hey there! Thanks for dropping by Theme Preview! Take a look around
and grab the RSS feed to stay updated. See you around!

时间进入七月

时间进入七月,北京也进入了最坏的天气时节:高温、闷热、雾霾和不下雨,桑拿天和雾霾天是家常便饭。这样的天气至少要持续到9月底才能结束。而这样的天气,还不能“丧”,还要咬牙长途跋涉去上班,背上湿透再干是经常的事了,因为要生活,要还房贷,要……

因为连续两年都在跳槽,所以这两年都没有所谓的年假。而现在的公司,是一个典型的以业绩为唯一导向的公司——我不管你什么理由,什么时间要完成任务达到目标,必须完成,否则就是罚款。所以,每周都有汇报和总结,如果有一点差池,就要做出解释,然后追补回来,不然就要罚款。

这应该是私家公司的日常吧,一切以最大利益为目标。看来我还是在国有企业待久了。国有企业,那种老牛拉破车的慢劲儿,于是我就晃晃悠悠地度过了好些年。直到有些温水煮青蛙的感觉时,再跳出来,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真本事了。于是,我就不得不在同龄人或者小我几岁的人领导下,做一些基础的工作,美其名曰资深人士,其实我也知道这是业界没有把面子撕破而已罢了。

基本上工作半年,被连轴转的工作推着,也已经疲惫了,加上天气闷热,的确应该休假了。刚工作的时候进入的国企挺穷的,高温时节有些许补助,发些煮酸梅汤的干果料和防暑降温的药品,假是可以修的,而且根据年限,有不同的时间,也容易请假,因为从领导到普通员工,都要休假。因为穷,公司没有组织员工去哪里集体玩,只记得有一年因为换了新领导,新领导对公司长期如此寒酸无法忍受,就组织大家去了一次内蒙草原,后来就没有了,再后来我就跳槽走了。

跳槽来到一家还不错的公司,也是国企。4月去的,7月就赶上出去集体休假旅游,去的是河南的云台山和洛阳龙门石窟。虽然我是河南人,但这两个地方都没有去过。应该说,玩得很好,毕竟有人安排,有人掏钱,还能避开七八月的高温。到了第2年,也就是2012年,因为郭嘉某人当了最高领导的关系,公司不敢组织了,因为怕担乌纱帽掉了的风险。于是乎,我蹭福利的运气就这么夭折了。

然后就在这家国企继续待着,虽然没有了组织的集体休假旅游,但还有有假可修的,还算不错吧。我就待着啊待着,不小心过了好几年了,中间领导层斗争厉害,周围的人士换得厉害,我最后也待不住了,在2015年8月休完假跳走了。

现在回过头来,我感觉不应该跳走。因为从2015年跳到一家韩国背景的公司后,我就开始正常私企被压榨的生活,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是多么弱,而且多么承受不了压力,然后就是发现自己如此不能挣钱。挣的钱每个月都在算计了还房贷、还信用卡、还借的钱、还各种债务……

原因是什么?因为我穷啊,因为我弱啊,因为我住在回龙观啊,超级远和交通不便,于是幸福感很差。住得远了,连周末的生活也变得贫乏无趣了,就把自己封闭起来。因为没有积蓄,所以也没有出去旅游的打算;因为这种平常的私营公司,时间被压榨,想休年假,你自己掂量和看看领导的脸色有多么难看再说吧——如果你足够强,那是领导看你的脸色。

好吧,我就是这么一个负能量的吐槽者。我觉得我已经陷入了泥淖中,而且越挣扎越陷入得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虽然我知道金钱能让我摆脱这一切苦恼,但我也不知道从哪里获得如此多的金钱,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钱难挣,屎难吃。很粗鄙的话,真心话。

上个周五回了一趟新乡。新乡即便不是我的故乡,也算是第三故乡了,因为我的至亲都在那里住,并且安家落户了。这次回去是为了帮我外甥报高考志愿。是的,我的外甥1999年生,今年18岁,河南考生,文科,考分458分,没有到一本线516分,基本上就刚踏上2本线。

之所以我要亲自跑回去“指导”我的外甥报高考志愿,是因为我想报答我的姐姐,要是没有我姐姐的辛苦在家支撑,当时在高中上学的我是不可能有机会考上大学的。不过我的外甥的成绩,在我看来,真的是太渣了。在30万考生中,他排名5万,虽然超越了不少人,但是还是很难有个好的学校上,没有好的学校上,预示着将来没有好工作和好的学校背景,然后就预示着未来可能是黯淡的。

我可能比较悲观,但也基本是上是这样,毕竟现在的中国差不多这样,阶层固化,流动变少。一个开小吃店的父母,儿子能有什么好的社会资源,还不是得靠自己。不过我的外甥真的不是我想象的那种早熟的高三生,对高考是一种很不在乎的态度,考了这样的分数也不急,大约觉得能有个学校上就可以了吧,就跟小升初一样自然。我在电话里反复跟他探讨上一个好学校的重要意义,最后得到的回复就是嗯,嗷,啊。

我是6月30日下班后坐动车回到新乡了,包里还装着下午从出版社返回来需要修改的稿子。没办法,不能回家放下稿子,只好从公司出发了。感谢时代的进步,3个小时我到了新乡高铁站,然后是姐夫和姐姐还有外甥和外甥女开车来接我。晚上在一家露天的烩面馆吃饭,边吃边聊。

我尽量遏制住说教的冲动,边吃边聊些无关高考的事儿,我是想让我外甥首先发话。没有想到,我外甥只顾闷头吃饭,一句话都没有说,还是我姐姐说话,她想让我外甥复读。因为这分数,的确没有什么好学校上(省内的),我所说的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分数线最低投档都比他的高考分高40分,看来真没有戏,得复读了。至少提高100分,明年才能稳稳上这个学校的好专业。

我是学理工科的,当年这个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叫河南财经学院,那是分数过不了重点线的人才上的,对于我来说,真的没有考虑过,没有想到时光流转,我的外甥还需要复读一年才能上。而且,我的外甥英语才考60分(150分满分),数学80分(150满分),这样的成绩,真的是……

对于复读的事,我的外甥在闷了好久,才说了“行”。这个时候,我忍不住“开炮”了:你要复读一年,可以啊,可是在英语和数学上,你有神马打算吗?你有没有分析过你的这两门课的缺陷和弱点在哪里?光指望补习班了?你也上过不少补习班了吧,为什么提高不了?我让你准备一个错题本和课堂笔记本,把错误的题目都好好记下来,反复看和做2-3次,最笨的办法,结果你也不做,课堂笔记你也不做,如果你不会做笔记的话,那么多状元和学霸笔记的书,你可以买一本来看,来模仿着做,总结出适合自己的方法,结果你什么都做。如果记性和智商一般,靠勤奋也是能补救一些的,结果你也不勤奋……

说了一大通后,我发现我的外甥依然沉默,既不表示不耐烦,表示反对,表示赞成或者什么,就是没有表情。我知道我都是白说,全靠他的悟性吧。第二天,还没有选报志愿的他在我的帮助下,才报了9个平行志愿;然后,下午的英语补习课,我也去试听了。课堂上,老师还把我当做了学生,给我发了一份模拟题,我也做了,感觉还行,20个单选题能对十七八个,而我外甥,只有四五个是对的。老师讲得不错,很有条例,发音标准,每个题目的题点都说到了,还扩展了,而我的外甥,就是昂着头,只是听,偶尔记一下,记的笔记也是字迹歪歪扭扭地挤在一起。

课后我和外甥直接去了妹夫家吃饭,吃完饭,我就坐上了夜里的慢车回北京了。这趟从长治开往北京的列车即便是深夜列车,还是有很多很多的人。我没有买到卧铺,只好坐着硬座,挣扎着坐了七八个小时。从北京西站蓬头垢面地出来,坐上公交车,转了两趟,然后又骑了摩拜单车,才到了家中。洗了澡,拉上窗帘,一觉睡到了傍晚天黑。外面依旧是雾霾缭绕,热气逼人,回想起周末的两天,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然后我就开始后悔了,真不该说外甥那么多,毕竟我也是个失败者,没有资格说他。好吧,等到看报考志愿的录取结果吧。个人自有个人福,随缘吧。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One Response to “时间进入七月”

  1. 冬瓜说道:

    亲亲你~~努力赚钱生活哦

    [回复]

Leave a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