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的屋子

文字记录生活

Hey there! Thanks for dropping by Theme Preview! Take a look around
and grab the RSS feed to stay updated. See you around!

一晃六月

一晃,二零一七年到了六月份。这半年也没有写什么文字,就是懒,不想写。

其实自己做的工作是和文字相关的,平时读着别人写的文字,修改着文字间的错误,最后了还要写上一些关于整本文字的推荐以及内容提要等等。有一段时间,我对叫“文案”的这个文字集成的东西莫名地抵触,因为文案总被一遍一遍地改,被退回,提交,再退回,反复来回。有时候也觉得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靠和文字打交道谋生地步。很早的时候觉得做一个工程师或者技术人员,靠手艺吃饭好了。结果,最后走着走着成为这样了。

总想写点什么的,这也是搞文字久了的人的轻微职业病吧。一月的时候,我想写写二零一六的总结和二零一七的计划,结果没有写;二月的时候,我想写写第一次在北京过春节的感受,结果没有写;三月的时候,我想写写春天了,我要趁着春暖花开,去远足,去爬山,去感受春天,结果我没有写,因为我哪里也没有去,周末就宅在远郊区的家里,这里交通不便,周末连城都不想进;四月的时候,我想写写春天里那把握不住的感觉,春花烂漫,草长莺飞,但是我却天天长通勤地上班下班,像一个木偶,每天都被各种工作日程来催着;五月的时候,我想写写最近的不爽,那种想爆发,那种想拂袖离去不干了,但另一个声音在说“你以为你是谁,你就是个非常普通的人,到哪里都一样,你要吃饭,还房贷,最后还剩下几个字儿”。其实没有什么可写,因为都是普通而又重复的陀螺生活。小职员的悲哀,房贷重压下的朝九晚六。隐名埋姓地在豆瓣上丧着,在领导批评的时候唯唯诺诺,没有什么特点和优点,在早晨和傍晚人潮汹涌的地铁换成通道里缓慢前行。

连什么微信朋友圈都懒得看了,订阅号也懒得戳了,买的书有不想翻看了,电视里都是各种无聊的手撕鬼子和主旋律,还有什么,都忘记了。如果时间是自己生命的内存,那么各种事情,工作、下班路上的消耗,都成为耗内存的程序,把内存几乎都占满了。

很早以前有段鸡汤的文字,”你写PPT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你看报表时,梅里雪山的金丝猴刚好爬上树尖。你挤进地铁时,西藏的山鹰一直盘旋云端,你在会议中吵架时,尼泊尔的背包客一起端起酒杯坐在火堆旁。有一些穿高跟鞋走不到的路,有一些喷着香水闻不到的空气,有一些在写字楼里永远遇不见的人。“当时读的时候,不怎么感觉,现在读起来,豁然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回顾这几年的工作,换了两三个工作,从那种慢悠悠的国企到紧张的私营公司,工作环境的转换,让人真有一种感觉身体被掏空的感觉。特别是现在做的文字中,常常写到世界上各地的风景、物产、动物和美食等等,看着图片,总有那么一种好虚假的感觉。虽然鸡汤文有那么一种不切实际的虚高,但读起来总让人有那么一种遐想,或者瞎想——给死水微澜的生活吹起一点縠波吧。

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在这个地方呢?感觉不是自己想要的是不是该潇洒地放手呢?我也无法回答自己的提问,或许是时候的不到?也或许是自己性格上的缺陷?问题太多,深夜是睡不着的,千万别忍不住去刷朋友圈。

再晃一晃,二零一七就没有剩下多少了。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2 Responses to “一晃六月”

  1. btbug说道:

    哈,和我的感受一模一样啊~

     

    有时候朋友圈刷来刷去感觉都跟快餐一样。不知道,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回复]

  2. guo说道:

    哈哈,还有人来看,感谢虫子!

    [回复]

Leave a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