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的屋子

文字记录生活

Hey there! Thanks for dropping by Theme Preview! Take a look around
and grab the RSS feed to stay updated. See you around!

2015年年底总结

2015年年底总结

帝都北平,即将在雾霾中迎来2016年的新年。

雾霾反反复复,大家都疲劳了,谁还能记得起柴静的那部纪录片,都落灰了吧。虽然大家都知道雾霾的根源在哪里,但是说说又有什么用,只好一声叹息,戴上各种防雾霾口罩,开启各种净化器。政府似乎为了表现得自己有所作为,次次拉响所谓的红警,频繁地动用政府的权力来单双号限行。好像是你们P民们开车开得雾霾多了,所以惩罚你们一下子。

那空气就是患上了癌症,只等西北风来的时候喘息一下。

今年年底不用总结,因为9月换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像我这样来不到一年的,不用总结,当然也没有任何的奖金了。甚至于年底的年会,也都是只能主管一级的才能参见。想想上一家国营的老迈公司,年底还让写一个类似于鉴定的工作表,那表很有80年代的风格。我一般都是拷贝上一年的,改一下时间。至于年底奖金,那要看领导怎么分了。年会是有的,拉到京郊的什么度假宾馆住两天,回来还要发一些水果和干果,大米和食用油,显示出社会主义工会组织的温暖的关怀。现在,站在2015年底的雾霾中追思过去的年底情景,竟有些丝丝的依恋。

回想2015年,真是乏善可陈。虽然我记了工作日记,但都是流水账似的,自己都懒得翻阅。大致就是既2104年底办公室斗争后,我成为了杂志的暂时副掌门人,但上面空降了一个资方派来的女的,自此,监督和反监督开始了。被一个外行且文化程度高中毕业的家庭妇女来指点你的科学杂志江山是什么感觉呢?但生活所迫,只好忍耐,虚无逶迤。话说,金牛座的忍耐力很强,只等这爆发。就这样忍耐着,度过了美好的春天,最喜欢的初夏,延至到秋天。终于爆发,走了。

其实走了也总不是非常好的,自此,要每天穿越两次无红绿灯的东四环车流,每天要等着挤着高层的电梯。从19层的窗户看过去,那东四环下班时的堵车啊,令人心醉。进入冬季,雾霾深重,天黑得早,穿越堵成一排的车流,很庆幸坐地铁,不然,呵呵。

其实换工作也跌入了另一个大坑,为了能继续健身,只好倒好几次地铁,花费一个小时,而以前只需要下班跨越马路,10分钟到达。似乎是约好的,以前健身的小分队瓦解了,有健身卡到期的,有换工作的,有老婆怀孕了来不了的,有离开北京了……总之,现在每次跋山涉水到了健身房,看到对面的原单位,里面房间亮着的灯,似乎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进入十月,开始了各种奔波和折磨。先是生病,患了带状疱疹,疼痛,接着是10月收房,开始了装修,进入另一个大坑,烧钱和费心。于是,周末都贡献了建材城和五环外遥远的新房工地。

于是加入了论坛,加了和各种QQ群,装修群,团购群,新房邻居群,还有不知道什么微信群,被拉进来的。电话天天被各种房产公司中介骚扰,深夜里,链家地产打过来电话,我说,你们业务员也真拼。

于是开始在群里讨论建材,去赶场团购会,从陌生到熟悉,渐渐地也能说起很多术语,让新进群的新手佩服之极。与工长砍价周旋,各种反复督促和监督;在商家满面堆笑的话语中保持警惕,预先做好了笔记,那些陷阱和坑。交了款后,期待能有好运气,遇到好的安装师傅,不乱收费用,不破坏墙面和地面。在中国,什么是不是靠运气?什么不是最后都变成了专家?

乱哄哄,急躁躁,各色人等,有人一晃而过,这一辈子不会再见了,有的人现在天天见,以后不会再见。像坐火车,窗外那些不知名的村庄,谁能记得住?除非火车坏了,你到那个村庄住宿求得食物,让你一辈子都记住村子的名字,让你以后侃侃而谈的经历。

借了很多外债,好像成了很有钱的,买买买,买到吐,最后就成为一个似乎完美的家,不够实在雾霾深重的北京。谁知道呢?雾霾会不会最后让北京变为一个鬼城?大家都逃走了?

我其实很想学按摩,获得一个国际上可以承认的证书,以便什么时候去那些蓝天白云的国家去,获得谋生手段。我曾很严肃地在朋友们聚会的场合及QQ群里表达了,但是大家都当做笑话。真的,我的2016年就是想学个按摩,获得个证书,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又到年底,我那个域名和空间又该续费了,回头看,2015年没写几篇啊,好浪费啊,不知道要不要续。越来越不想写什么文字了,可能是年纪大了吧。在我刚才健身房里等车的时候,就想到这些文字,回来后不开电视,不开微信,不看微博才写下来的。好了,我准备洗澡睡觉了。

晚安。雾霾的2015年底。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